日日橾日日

2019-01-09 06:10:35   来源:爸爸我自愿

的屋子,没想到这儿挺乱的。首先鞋子就摆放得不是很整齐,沙发上抱枕扔得东一个西一个,还扔着几件衣服,一个大大的画架摆在客厅靠近阳台的地方,茶几上、沙发上、地板上都散落着很多画纸。何和看到那些画纸就心里一突,连忙放下醋去整理:你先坐一下,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去给你烧水。需要我帮忙吗?不用不用。何和刚说不用,一张画纸就划了下去,一路滑到了周煜脚边。何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别周煜已经捡了起来,这是一张素描图,一个男人忧郁地靠在墙上,身材被勾勒地十分修长,影子长长地投落在地上,手中一支烟,额前垂落发丝,掩盖了

,抱着他的手臂。一大早的圣儿就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的,是我的圣儿变丑了吗?我看看。伸手将趴在床上的东城凤抱到自已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哼,我才不会变丑呢,吟,你可要看仔细了,我是最帅、最帅的。抬起银色的头颅让龙焱寒看个够。帅?龙焱寒笑了笑:是是,我的圣儿是最美的。捏着小家伙翘的高高的鼻子,这张脸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是生机勃勃的。不是,是最帅的,圣儿是男人,所以是帅的。像他这么man的男人怎么可以用美来形容呢,东城凤不悦的抗议。好好,圣儿是最帅的男人,那么请现在最帅的帅哥告诉我为什么一大早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的? 龙焱寒想不明白为什么东城凤的小脑袋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听到龙焱寒的问题,东城凤失望的叹了叹气:吟,我变胖了。变胖?什么意思?吟,我本来就已

(责编:日日橾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