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连导航

今天子不贤不德,惠安得以此诏而废之,另择皇帝宗族之贤者--钦此!"李殷念完,神色复杂地望向叶天寒:"皇兄,这是""先皇遗诏。"短短四字,众臣哗然--这这而那白色卷轴,叶天寒则扔给了右相纪司堂--文臣中唯一一个并未被叶天寒的内力压迫倒下的人。"惠安公主懿旨:今天子李弦不贤,择其后之子六皇子李殷取而代之""你苦苦寻找的这两份遗旨,实则一直在你的脚下。"叶天寒冷冷对着李弦道。""李弦不语。就在众人以为这个叱咤风云半世的皇帝就要妥协之时,李弦突然狰狞地吼道:"你们休想得逞!以为一份区区不知真假的遗旨便能叫朕交出皇位么?!

方仲威脸上瞟了一眼哦,你先下去,一会再过来听信。九卿对她摆了摆手,目光看向方仲威。她不知怎么开口向他提这件事。秀芬狐惑地抬头看了九卿一眼,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刚才她还在为夫人担心,不知道她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不让婆子把衣箱抬进屋,要怎么向将军交代。这时听夫人的语气,好像一切都胸有成竹似的。难道是为了给柳姨娘脸色看?可是观察夫人这半天下来却又不像。她不明白夫人为什么要把那两箱衣裳和婆子凉在外面。秀芬出门就看见青楚冷脸瞅着她,她莫名所以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急匆匆向青楚走去。怕她误会似的急着给她解释,那两个婆子在外面冻得不行,又忙着回去交差,就央告了我去给夫人回禀一声青楚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明知道将军在屋里,还要把事情捅到将军的面前去,你什么意思?她一脸愤

(责编:色色连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