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外国女小说

2019-01-09 05:17:56   来源:极上素人

小人之心了?方仲威堂堂一个三等大将军,在自己的府里却混得连个正经住处都没有——这话要是传扬出去,是不是要被人贻笑大方?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不是更大一些。自己顶着人家正妻的名分,在正房正院里不给人家安排一个正经的房间,这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即使是假夫妻,也要给人家拿出个真样子出来吧?不然还让他一个堂堂的将军将来在朋友面前怎么混——光妻不贤一个名头就要压得他抬不起头来。想着,她不由汗颜。要不把我的卧房让给你吧。九卿思忖着答道,我去西侧耳房的暖阁里那里也不冷。她跟青楚挤在一起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为长远打算,明智的话,不如把那间带炕的耳房调做自己的卧房来用吧。古人以东为尊,方仲威即为一府之主,东面的卧房自然应该归属于他。自己根本没有挑选的余地。不用,

少。她起身淡淡地迎接钱多金,对他行了一礼,又请他往江元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钱多金脸色微红,看着九卿的目光闪烁不定,带着大大的不自然。江元庆疑惑地看向他。九卿云淡风轻地对钱多金一笑,亲手为他倒了盏茶,客气地递到他的面前,钱表哥百忙之中,不忘抽身来看九卿,九卿很是感激不尽。语气浅淡而疏离,很有一种应付差事的架势。钱多金连忙接过茶盅,目光在九卿脸上一闪而过,口中也是客气地回应九卿,妹妹太客套了。笑容僵硬,嘴角扬着极不自然的弧度。两人脸上仿佛都带着虚假的面具。气氛便在这两人一来一往的客气礼让中诡异起来。江元庆看着二人异常的客气寒暄不由轻皱眉头。江元丰神经大条,并没有感觉出屋中气场的不同,他站在钱多金右侧,猛地朝他肩头擂了一拳,笑着嚷道,带的什么礼物,

(责编:操外国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