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姨姐小说

2019-01-09 06:31:00   来源:守寡多年的妈妈

弄着东城洛里胸前的红点。父父皇。东城洛篱轻微的呻吟着,然而却唤不回东城邪月的理智,这一刻东城邪月满脑子想的都是东城凤月,那个他用生命爱着,却一直不曾得到过的男人。吻越来越深,年仅六岁的东城洛篱根本没有推开东城邪月的力气,何况这种昏眩的感觉早就迷惑了他的大脑,心也不远推开。父皇嗯。娇弱的呻吟声传进了东城邪月的耳里。凤,脑海中突然闪过东城凤嫣红的小嘴轻唤着他父皇。猛然的推开怀中的东城洛篱,他是在干什么

模样令叶思吟皱起眉毛:"太子殿下好似......亦中了十日醉......?""什么?......"众人均呆住了。若说九皇子李奕尚且年幼还有可能为敌方所毒害,然太子李殷又岂是如此轻易便能陷害的人!深邃的紫眸扫过去:"铭,让霄辰排查府中所有人。""是。"战铭领命,刚想退下,又突然道,"主人,可要增加苗疆藩王暂居处的人马?"叶天寒道:"你做主便是。"战铭又恭敬一揖,遂悄无声息地退下。叶思吟看着在床边看着李奕默默流泪的云妃,低声道:"寒,陪我去药房可好?"叶天寒自然点头,两人相携离去。这十日醉来的凶狠,竟一下子令两位皇子中了毒。亲王府

(责编:乱伦姨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