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iyin

2019-01-09 06:32:21   来源:淫乱义母的诱惑

娘亲,欧阳正的二夫人,在看到这一景象的刹那便昏了过去。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欧阳正恨恨地看了叶天寒一眼,又指着自己的女儿气急败坏地道。语毕,便急速转身离去。众人尾随而去,只剩欧阳凌立于房门,阴着脸道:哭什么哭!自己做下的丑事,看你如何对爹和欧阳家的列祖列宗交代!果然和你那个狐媚子的娘一个德行!还不快快打理了到祠堂去向爹娘祖宗谢罪!说完也拂袖摔门而去。房内,哭声渐渐转为低泣。始终不发一语的叶天寒终于起身披上外衣,回转身来,深邃的紫眸望着床上低泣的女子,里头好似是能够看透人心的锐利。修长的手指忽然抬

的。或许是感觉到了这边气氛的诡异,西煜飘和东城洛亦走了过来,然而他们却是站在龙焱寒的身边。这是。。。。。。?西煜擎一看情形不对赶忙走了过来,宴会上的人通通都围在一起。东城邪月拿起魔剑指着龙焱寒:将凤叫出来。冷漠的声音透着寒意,让人忍不住的抖动。你如今以什么身份同本尊说话,他的父亲?龙焱寒慵懒的目眸依旧懒散的看着东城邪月,还是他的君王?龙焱寒口中的嘲笑声刺痛了东城邪月的眼睛,愤怒的的心情油然而生:你

(责编:xiaiy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