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不要塞

2019-01-09 05:44:55   来源:久草在

一份工作,不知道你想不想做。周煜眼睛亮了:什么工作?何和严肃端庄脸:做模特。插画模特。生子文小攻模特。周煜了解了这个小说后,一脸三观碎裂的表情,半晌一言难尽地说:这作者真能想啊。其实这种文还是蛮多的,只是圈子比较少,我之前也是不知道的。何和拿出了讨论工作的态度,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里头的小攻,嗯,就是男主角之一,是个年轻多金,高大帅气,气势非凡的人设,和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所以我之前总忍不住带入你的形象不过你放心,真正成稿的时候我会把脸换掉的。所以这就是他画自己的原因?周煜都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了。抱

吟有些迟疑:寒,你主子,少主,欧阳正来了。忽然门口一阵敲门声,战铭推开门行礼禀告。叶思吟一惊,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叶天寒闻言冷哼了一声,复对叶思吟道:吟儿可想出去会会他?叶思吟点点头:自然要去瞧瞧。毕竟他可是我的‘外祖父’。叶天寒看看叶思吟,突然觉得他有些异样,仔细看,却又没有任何不妥,只当是错觉,并未在意。正厅中,欧阳正坐于客座上,不安地端着茶盏。他的下首处,坐的正是欧阳萱怡。爹欧阳萱怡红着眼睛,看得出来,这几日在临安的客栈中过得并不好。想来那些返回去的侍卫、侍从都已经将当天的情况告知他们

(责编:父皇不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