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姑姑

2019-01-09 06:55:43   来源:爱动态

面前,小手拉着如贵妃的衣裳:因为我不是母妃亲生的,所以母妃向来都不关心我,因为六哥是母妃亲生的,所以每次听到六哥的一点消息,母妃都可以笑的很温柔是不是,是不是啊,既然如此,当初母妃何必要我?白嫩的脸上满是泪水,是不甘、是委屈、是愤怒、最后染上的是丝丝的恨意。突然小小的身子被温暖的怀抱抱住,东城邪月轻柔的擦去东城洛篱的泪水。深褐色的目眸紧紧的盯着这张灵动的脸庞,如果当初先遇见的是这个孩子,他就会早该

压了上去,灼热的气息来到东城凤的耳边:圣儿,今天我们以天为盖、地为庐。语毕,舌头钵舔上了东城凤的耳畔,双唇含住东城凤的耳垂吸吮着,舌头绕过东城凤的侧耳,吻沿着东城凤的两旁附上了他的嘴唇。小人儿的双手同样缠上了龙焱寒的脖子,从林中一片片的树叶飘过,盖在了两人的身上,一群群的小鸟飞过都闭上了含羞的眼晴。吟。酥软的声音仿佛能融化万年的寒冰。怎么了?含住东城凤花乳的唇一松,那带着水珠儿挺立的花乳便暴露在大

(责编:坏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