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妹阁

2019-01-09 08:00:54   来源:小说爸爸操我

轨在先,私生子都出现了,贺女士抓着这一点,坚决要求离婚,还要求何家转让给何先生10%的股份。何家答应了,但同样要求贺氏也要给何先生10%股份,这个条件大约也让两家觉得捏着对方的把柄,两边老人才同意离婚。也是因为这一点,两家至今还在生意上有一定往来。但也有一个条件。什么?周煜问。在何先生结婚之前,他只能得到这些股份的分红,他结婚之后,才能得到股份处理权。周煜冷笑:难怪何和才满二十二岁,那个赵什么的就拿着户口本上门了。他忽然问,姓赵的到底什么人?据说是何先生父亲的战友的遗腹子。战友?周煜想了想,我倒忘了,

龙焱寒的心跳声,感觉到自已特别的安心。圣儿困了?龙焱寒轻揉着东城凤,摸了摸他柔顺的银发。怀里的头颅摇了摇,环着龙焱寒脖子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圣儿只要有吟就够了。低柔的声音轻松的道出。龙焱寒的心有些发疼,他知道他一直到知道,这个小小的人儿看他坚强,其实他的心也很脆弱,需要人好好的去呵护。低头吻了吻东城凤的头发:吟也只要圣儿就够了。不是这一生一世,而是生生世世。闻言,东城凤窝在龙焱寒怀里的头颅抬起,于净

(责编:藏妹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