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2019-01-09 05:05:34   来源:www. ai125. info

暗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叶天寒站起身,却亦只是看着门边的人,深邃的眸中晦暗不明。分离唯有二十多日,却恍若隔世......"寒......"少年复唤了一声,缓缓挪动脚步,来到叶天寒身前。凤眸看着身前的人,依旧不语。少年见状倾身抱住他的腰:"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你却连一句话都不想与我说么?"轻柔的嗓音有几分笑意,更多的却是颤抖和满满的想念......蓦地被紧紧抱住,叶思吟闭上眸子,将自己埋入阔别多日的怀抱,有些贪婪地嗅着爱人身上的龙涎香。抱着怀中纤细的身体,叶天寒竟生平初次有了害怕的感觉--害怕怀中之人又会在他的面前受到伤害..

地摩擦。前后双重的让叶思吟根本无法克制时而婉转时而高亢的叫喊。寒寒不行了!啊~要要出来了啊!嗯~不、不要眼前仿佛闪过一道白光,叶思吟只觉得体内的热流一股脑儿全部往胯间汇聚,眼看着就要达到最高峰,却生生被扼住铃口。紫眸现出痛苦的神色,不断哀求。叶天寒也不好受。怀中的身体快要达到最高峰,原本便紧致万分的后穴更是抽搐般地收缩着,险些让他缴械投降。咬牙忍住,重新将人压倒在床上,边挺动着身体,边道:不许先去怎么怎么可以有这么霸道的人!前面是快要爆炸的,后穴又被急速地摩擦,叶思吟几乎要哭出来乖,随本座一起嗯啊

(责编:东京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