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iyin

2019-01-09 07:20:33   来源:日儿媳故事小说

了吗?龙焱寒并没有直接回答南陵王的问题,而是冷然的看着他。放肆,你这是什么态度,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个男人的目光深不见底,却又沉的可怕,即使笑着也让人感到浓浓的压迫感,他到底是谁?东城洛杰都已经在京都投降了,你觉得你的胜算还有多少,紫霞国吗?还是东城洛篱?人就是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你 你说什么?他怎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计划。好好南陵王已经让你拥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何必执着于天下之主的位置,还是你以为等你坐上了那个位置就不会有人反你了吗?龙焱寒徒步走进,南陵王旁边的士兵让出一条路。环视着旁边手握长剑的士兵:而你们都是国家的栋梁,如今却想来造反,你们那些在家中等待你们团聚的父母、妻子、儿女又是怎么的心情,你们想过吗?好好的太平盛世,丰衣足

纪司堂倏地抬头:"皇上的意思是不会要太子的命了?!"李弦沉着脸道:"他已经不是太子了。"说着便对一旁的大太监道,"拟召,即日起,废黜太子李殷,将其贬为庶民,流放,永世不得进京!"语毕转向左丞相,冷冷道,"至于左相,看看这个罢。"说着便将那册子扔到左相脚下。左相满心疑惑,却被李弦的态度弄得战战兢兢,遂哆哆嗦嗦将那册子拾起来看。越看越是汗如雨下,不出片刻,后背便全部汗湿了......那册子,赫然便是北堂羽臻所收集的关于左相为官十数年以来的所有罪证,足以令他乌纱不保,人头落地!"皇......皇上......臣冤枉啊!皇上,您

(责编:xiaiy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