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和我

2019-01-09 08:28:32   来源:我从来不打马赛克

着眉头疑惑的抬起东城凤白皙的大腿。东城凤和龙焱寒两人同时有些傻住。入眼的是一条金色的舔着东城凤大腿的小金龙,小金龙只有东城凤手臂那样的细长,爪子抓着东城凤的腿,不时的伸出舌头,那双圆圆的龙眼笑的很纯真,完完全全是东城凤以前的翻版。小金龙的舌头还在露在外面,舌头处还挂着浑浊的液体。东城凤和龙焱寒面面相觑,随后当出的时候令人放肆的大笑声。原因无他因为小金龙口中的液体正好是顺着东城凤的腿儿流下来的混合两

其实从开始写凤吟,一直是你给我动力,我记得刚才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人看这文,一天的投票也只有10多张,可笑的是有7张还是你投的,记得每天我要放弃的时候,你总会跟我说:木木其实这文才是考验你的时候,每次我要放弃的时候,你总会对我说:木木我好想看啊。或许你不会知道,每天只要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有很大的动力去写,有时候感觉自己想放弃的时候就会像你发牢骚,只为听你一句话:你想看。在这特别的日子,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

(责编:农民工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