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920

2019-01-09 05:32:48   来源:私库在线

经来这里避难的人留下的,我们小心点不要碰到那些白骨,以免打扰死者的安宁。西煜擎喘着气虚弱的开口。是。其它几个受伤的侍卫应声颔首。二哥,我看这里有些干木,应该也是之前的人留下的,我去外面找些野味,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西煜飘的伤势没什么大碍,所以找吃的工作就交给他了。嗯。你要小心。西煜擎看着原本上百个侍卫如今只有十来个了。心里一阵悲哀。权利真的可以让大哥做到如此残忍的地步吗?这些侍卫都是曾经跟着他上战场的兄弟,而如今他连给那些已死的兄弟找个安静的地方歇息的本领也没有。悲哀之后是愤怒和死心,大哥如果我当真想要西麟的皇位当初还会轮到你吗?这么多年来。如果我真的想要早就反了。噗嗤又一口血从西煜擎的口中吐出,这是怒极攻心的结果。王爷。侍卫们拖着疲惫的身

强大内力的压迫令他有些不舒服,捂着胸口难受地蹙起眉。压力骤减,许多人好似重新活过来似的,犹如淋了一场大雨,浑身都湿透了。"寒,我们答应了云妃,不会杀了他。"摇了摇头,叶思吟对着不悦的叶天寒道。真正的原因,他却没有说出来--他不想看到爱人手上染血,即使知道他曾经杀过无数人,知道浮影阁亦是建立再许多人的尸骨之上,他也不愿意亲眼看着叶天寒变身为他所不熟悉的人。不悦的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叶天寒拥住身边的人,深邃的紫眸冷冷望了李弦一眼。李弦似乎有些愣住了,因为方才这少年口中的"云妃"。是哪个云妃?然而,无人有暇

(责编:pu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