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8.x

2019-01-09 07:46:36   来源:伍月成人

少年,气质淡然出尘,却不禁令人肃然起敬--能叫"圣手毒医"收为唯一的徒弟,又叫浮影阁阁主叶天寒倾心之人,果然非等闲之辈。思虑间只听得一声冷哼,北堂羽思清澈漂亮的眸子愤愤望向北堂羽臻,"豁"的起身便要离开。北堂羽臻一把拉住他:"要去哪儿?!"羽思深知挣扎不开,并未动弹,只看着对方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手,冷冷道:"放手。"北堂羽臻被他冰冷的态度气到,沉声道:"妄想!你哪儿也别想去。"怨恨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在北堂羽臻身上狠狠戳了好几下,便立时回转头,不再说话。只站在原处,目光飘向院中--叶思吟的信鹰正悠闲地围着院中的池

十五岁的少年,却好似一只小猫,瘦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一般。少年显然不知深夜被唤道平日接待贵客的正厅有何事,且似是刚被人自卧床上拽起来,有些睡眼惺忪。然当他看清楚主座上的人后,原先半眯的眸子立刻震惊地瞪大,沾染了满满的激动,可不出片刻,那激动便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竟是恐惧,深刻的恐惧。原本就染着些苍白的脸色更是变为一片惨白,身子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便会晕倒在地。叶天寒便只是蹙眉看着那少年,一语不发。深邃的紫眸中却有些复杂的神色。少年如此剧烈的反应是北堂羽臻始料未及的,向来沉静的眸子染上了些许

(责编:443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