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

2019-01-09 07:50:28   来源:好色的女人联系

未如往日一般穿着雪色的衣衫,而是一袭华贵的紫色,上头是以金银线所绘的四爪盘龙,映着那相似颜色的眸子,显得高贵非常。凤眸冷冷看着这看似前来恭迎,实则前来押解的禁卫军,叶天寒甩了甩袖子,径自绕过了程烬,往那为他准备的辇车走去。而'叶思吟',则被带到辇车后的一顶轿子中。千名禁军瞬间骚动起来。程烬缓缓站起身,眸中晦暗不明。"将军,这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名禁军皱着眉对程烬道。程烬只是摇摇头:"启程前往行宫。"陈州城繁华富饶,地处淮水北岸,是为重镇。皇帝几次出行均路过陈州,是以在此建立了颇为豪华的行宫,名

出一手自床头暗格中拿出一个瓷瓶。好眼熟!上头还有熟悉的月的字样。这这不是渐月用以装药的瓷瓶么?忆起渐月的古灵精怪,叶思吟一把夺过瓷瓶,打开盖子。瞬间,一股浓郁的麝香夹杂着青木香与乳香的味道充斥于幔帐之中。这这是原本恢复了正常白皙的脸又渐渐泛出殷红。瓷瓶被人夺走,接着身体也被再次压倒在柔软的被褥上,叶天寒二话不说,迅速扯掉他的腰带,接着,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离身,被毫不怜惜地抛出帐外。唇也被人再次夺走。嗯唔~你、嗯~你从何得来?被吻得气喘吁吁的人依然在纠结那瓷瓶,锲而不舍地问道。狭长的凤眸不满地眯起,这

(责编:肛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