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茎

2019-01-09 07:00:43   来源:艳色短篇小说

圈又一圈的波痕,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疑惑的眨了眨眼晴,东城凤再将脚丫子放进了水里,等了一会儿之后,那股痒痒的感觉又来了,这会儿东城凤可没有将脚丫子抬了起来,而是念动了生命之水的力量将他脚底的东西给抓了出来,随后东城凤才抬起脚丫子站到岩石上。晶莹剔透的湖水包裹着透明的东西,东城凤睁大了眼晴看着水里的东西,原来是湖虾。这会儿又轮到东城凤郁闷了,这个小小的湖虾晚上也不睡觉的吗?还是这个虾也和他一样开始

东城凤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或许是因为这个孩子才是凤王和凝妃的孩子。老夫子看着东城凤这抹高高在上的样子,不悦的说道:六皇子该多跟七皇子学学,何为尊师重道。这个老头竟然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拿他跟东城洛篱比,而他厌极了这种感觉。淡雅的声音带着东城骄狂的傲气,冷冷的吐出:本殿的一切礼仪有父皇亲自指导,老夫子若是觉得本殿有不得体的地方,大可亲自跟父皇去说,我想父皇会乐意听才是,还有老夫子要认清一件事,你虽是师

(责编: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