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很肏

2019-01-09 06:25:53   来源:综合色另类

神的少年,叶天寒深邃的紫眸又黯了几分。拉过少年的手,与他十指,俯身覆上他微启的唇。唔别深入体内的灼热再一次开始肆虐,叶思吟禁不住求饶。无力的双手交叠着被压在头顶上方,只能屈起的双腿欲拒还迎地磨蹭着瘦削却精壮的腰身,希望他能快些结束这场甜蜜却又痛苦的惩罚。昨晚替醉月剜肉祛毒之后,叶思吟便被叶天寒强行带回寒园,抛上床,要求履行承诺。叶思吟也并未认真推脱,便半推半就地被他压着厮磨了整宿。承受不了叶天寒一整晚狂风暴雨似的掠夺,叶思吟几乎是在昏厥与的交替中度过了这一夜。求饶似的啜泣被全数以唇封住,叶天寒持

气冲天的小人儿拉进了怀里,轻柔着声音说道:好了,不是吵着要见大哥吗?这会儿该先将洛亦带回去疗伤才对。果然龙焱寒温柔的声音奇异的抚平了东城凤心中的怒火,周围的空气似乎又开始活跃了起来,外边人的呼吸也变得畅快了起来。银色的小脑袋思考着龙焱寒的话,最后似乎听明白了龙焱寒的话,又走到东城洛亦面前。大哥,我带你走。清醇的声音溢出。东城洛亦震惊的看着东城凤,六弟的身上有着一种可以让人感动的很安心的力量,曾经那

(责编:很很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