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短篇小说

2019-01-09 09:28:49   来源:山姬之实

,能逃得了十五吗?如果自己试着接受,放开自己也许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她思虑透彻,抬眼去看方仲威,方仲威话却在刚出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方仲威一双笑意盈然的眸子正近在咫尺,他那纤长的睫毛根根可见,一双手已经扶在了自己的肩上,甚至连唇上那微微的茸髭都异常清晰地放大在自己的眼里。方仲威,我想跟你谈个九卿慌张地开口,话未完,已经被一双温软的唇紧紧地压住了唇瓣4646、家庭会议九卿心如擂鼓,一颗心怦怦跳着仿佛要蹦出胸腔一般,鼓噪得厉害。方仲威的舌滑溜异常,在口腔里来回舔舐虽然急切,动作却有些生涩,与九卿碰撞在一起的舌体微微带着些生硬。身体的变化却尽显无余。九卿被他抱着坐在腿上,股间的硬挺顶着她的臀后肌肉,甚至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它的坚硬。九卿大羞,脸上只觉得如火

了泪,顿了一顿之后,才看向方仲威,缓声道,贤婿,让你看笑话了说着,脸上已经现出了一层薄红。方仲威便立刻趁此机会抱拳向江老爷告辞。江老爷就此下台,客气了几句,不再留客。送走方仲威夫妻二人以及孩子,江老爷阴沉着脸自顾进了书房,只冷冷地道了一句,晚膳不要叫我!然后闭门谢客,钱多金也被他丢在了门外,不理不睬。钱多金讪讪地跟钱夫人告了个罪,在江五的冷眼下告辞回府。江五回到钱夫人的卧房便放声痛哭,她伏在炕上把脸深深埋在迎枕里,不一时秋香色的迎枕便湿了一大片。钱夫人摩挲着她不停耸动的肩头轻声地安慰着她,别哭了,这不是还没成定局呢吗?到时咱们再好好想个办法江五抽泣着转身,一头扑在钱夫人的怀里,娘,您说该怎么办呀?这还没到时候吗?表哥都已经亲口把话说出来了,那

(责编:艳色短篇小说)